货币政策工具还有相当空间

首页

2018-10-29

  易纲说,当前中国经济增长稳定,预计今年能够实现%的目标,企业利润增加,税收和工资收入也处于不错的水平。 从国际收支来看,对外盈余在持续缩小。

今年上半年,经常账户出现赤字,全年可能小幅盈余,预计不足国内生产总值的1%。

  以上表明,中国经济增长已主要由国内需求推动,消费和服务业成为主要驱动因素。 易纲强调,我国并不刻意寻求经常账户盈余。

当前阶段中国的跨境资本流动处于正常状态。   易纲认为,贸易摩擦给经济带来的下行风险巨大,导致负面预期和不确定性,使市场产生紧张情绪,对主要贸易伙伴、全世界供应链会产生负面影响。

中美之间的贸易差额不应忽视以下三方面因素:一是美国对华服务贸易的盈余。

二是不少美资企业在中国生产、销售的数额巨大,这部分没有被统计在中美贸易额中。

三是去年中国向全球支付的知识产权费用大概为290亿美元,其中很大比例付给了美国。   易纲强调,贸易战将导致双输,必须承认贸易摩擦的巨大负面效应。

各方应该共同合作,一起找到建设性的解决方案。   关于货币政策,易纲表示,当前货币政策保持稳健中性,既未放松,也未收紧。 货币政策工具还有相当的空间,包括利率、准备金率以及货币条件等。

考虑到美联储正在加息,中国的利率水平是合适的。

  为解决中国经济中存在的结构性问题,我们将加快国内改革和对外开放,加强知识产权保护,并考虑以竞争中性原则对待国有企业。

我们将大力促进服务部门的对外开放,包括金融业对外开放。 易纲说。 [参与互动,请访问](责任编辑:张高远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