抑制房租病态上涨需多措并举

首页

2018-10-17

  纵深话题  抑制房租病态上涨需多措并举  秦川  又到了续租换租的季节。 据《北京晚报》报道,相比于个人房东的直租房,租客们发现,机构化的长租公寓的租金提价幅度更高,一套一居室的涨价幅度最高竟能达到29%。

专家指出,资本扎堆进驻的长租公寓市场需要抑制盲目涨价冲动,防范租金过高降低了租客租房的质量。

  连日来,多地房租飙升已激起舆论涟漪。

无论直租房还是长租公寓,租金上涨都不是心血来潮,而是演绎出一种可以把握的逻辑。 在“遏制房价上涨”的时代背景中,有些人看到了租房市场蕴藏的巨大商机,于是干脆在租房上做文章,客观上也推动了房租上涨。 此外,城市限购越来越普遍化,导致一些人只能通过租房解决居住问题,也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。

  一些地方的房租非理性上涨,乃至处于失控状态,与中介是否有关?媒体报道的一个案例颇为典型:一名房东透露,自家房子要出租,120平方米的三居,心理预期7500元,来了两家中介,一家报价8500元给11个月,另一家加价到9000元,几轮过后租金涨到了每月10800元,给11个月……在这番“恶性”炒作下,最终的受害者显然是租客。 中介无利不起早,哄抬房租不可能做赔本生意,而整个租房市场陷入发烧状态,“利益链”末端的租客只能吞咽高房租苦果。   现在少数中介行为不端,行走在违法犯罪边缘,造成很恶劣的影响。 据报道,武昌警方调查发现,一伙黑中介以“纠纷”滋事为职业,蓄意坑害租客、欺诈房东,非法营业额高达3000余万元,“纯利润”超过1000万元。 法院一审判决该团伙为黑社会性质组织,这是全国首例判决黑中介团伙犯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。   黑中介只是导致租房市场不规范的重要元素,但不是唯一元素。 2011年2月1日起施行的《商品房屋租赁管理办法》规定:“房屋租赁合同期内,出租人不得单方面随意提高租金水平。 ”一些房东或中介大幅度提升房租,往往在租期即将到来之际,租客面临“要么忍、要么滚”的尴尬。

租客往往无力博弈,不得不“挨宰”。   不正常的房租变化,看似只是房租问题,背后却是租房问题,而解决租房问题不能仅仅盯着租金。

大力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,已是上下达成的价值共识。 一项研究表明,流动人口是我国特别是特大城市中最大的住房困难群体。

2016年,中国流动人口的整体规模大概是亿,这些人主要集中在特大城市。 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、多渠道保障、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,势在必行。

  结合自身情况,参照发达国家经验,不难发现,唯有让民众愿意租房,并享受到租房尊严,租房市场才能兴旺。 在德国,五成以上居民长年租房居住,究其原因,租客利益可得到充分保护——租金受到政府严格管制,房东不得随意撕毁合同。

去年5月,我国首部专门针对住房租赁和销售的法规——《住房租赁和销售管理条例(征求意见稿)》问世,对“房主欺客”、“黑中介”、“二房东”等行为均提出规范和约束。 保护租客的合法权益已是公众呼声,也彰显了立法精神。   除了规范租房市场,加大租赁住房供应也不可或缺。 我国租赁市场以个人分散租赁形式为主,统计显示,美国由机构持有或管理房源占比30%,日本高达83%,而我国不到5%。

无论制度设计怎么变革,落点都应该是实现共赢,在精准监管中释放市场活力,在依法规范中保护民众权益。

  “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特别是长期租赁,保护租赁利益相关方合法权益,支持专业化、机构化住房租赁企业发展。 ”这是中央明确提出的要求。

以此为契机,只要写好住房租赁这篇大文章,不仅可完善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,保持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,更能让包括租客在内的民众更有安全感和归属感,并对提升城市发展潜力大有裨益。

【编辑:田沐冉】。